首页 关于我们 业界论坛 新闻学院 本站公告 招贤纳士 会员查询 证件查询 访客留言 信 访 台  
  业界论坛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部署打击网络谣言
新闻出版总署:“无证记者”不一定是
当代微博将颠覆传统营销
什么是真记者?什么是假记者?什么是
为什么新闻界看上去比法律界团结?
网络新闻发言人 搭建沟通新桥梁
微博客:发现新闻与发布新闻的新途径
中国报业集团化运作模式研究
目睹十年新闻界之怪现状:部级记者与
  联系我们

 

 

   弘扬先进文化,关注当代社会;

 

   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联系信箱:ddsbzzs@163.com

 首页  倾诉家园
忏悔:爱上女同桌却害了她一生
发布时间:2012-10-16

 

    那年,我的身边来了一位女孩,我深深地暗恋着她。但我的“情敌”竟是我们的老师,于是我做了一件令自己终生后悔的事……

  高三那年,我们高三(1)班进行了一次座位大调整。或者见我老实木讷,从不和女生搭界,享有“木头”和“榆木疙瘩”两大雅号,或者看我其貌不扬,“安全系数”较高,总之,最后是我这块木头和同样沉默少言却文静清秀的婷婷坐了同一张桌子。
 
  以前不和女生同桌,对女生向来是正眼也不瞧一下,我铆着一股劲一心扑在学习上,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考上大学,为自己打造出一个亮丽的前程,为我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争气。可自和婷婷同桌后,我发现婷婷虽然言语不多,长得也不是十分漂亮,但她腼腆而含羞的微笑里却透出一股特有的气质,更要命的是,她身上总有一股三月草莓的清新气息,这股气息笼罩着我,让我心猿意马无法自持。
 
  爱像四月的野草一样疯长,我深陷其中无力自拔。当熊熊爱火快要将我焚烧殆尽的时候,我把心事一股脑儿地告诉了我中学时代惟一的死党,绰号叫做“耗子”的司马浩。耗子听完我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后,一阵怪笑:“嘿嘿,想不到我们的榆木疙瘩也有发情的时候……”我怒火万丈,又不好发作,只好小声央求:“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正经点!”
 
  “好,正经点就正经点!”耗子收起鬼笑,正色道:“那我就严正警告你,我们班任何一个女生你都可以去示爱,惟独不能去爱婷婷。不瞒你说,前几天我也偷偷给婷婷递过纸条,她对我还算客气,没让我当众出丑,但纸条八成是扔厕所了!别看这丫头不咋的,眼光挺高的,我们男生没有一个在她眼里,她暗恋的是我们的体育老师——花口哨!”
 
  “花口哨?这怎么可能!”这小子姓花,分到我们学校还不到一年,说是老师,其实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因为无论上体育课还是做赛场裁判都喜欢在脖子上挂一只彩色口哨,于是我们私下里称他为“花口哨”。此人仗着自己长得高大帅气,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眼下正和医院的一个护士小姐打得火热,听说不久就要结婚了,婷婷怎么可能去当这种不光彩的第三者?
 
  “不是第三者,是暗恋!”耗子纠正说,“暗恋和第三者有本质的区别。”
 
  区别不区别,反正都是那意思。那一刻,我心里一阵发凉,嘴里嘀咕道:“你是不是胡说?你凭什么说婷婷暗恋花口哨? ”
 
  耗子叹了口气说:“你真是块木头,这种事还要凭什么?凭的是直觉!既然你不信,我们就试试,如果婷婷暗恋的不是花口哨,我趴在你面前学三声狗叫!”
 
  “怎么试?”我担心得心里咚咚乱跳。
  “很简单,我们以花口哨的名义给婷婷写情书,看她什么反应?”
 
  我不相信婷婷会暗恋花口哨,又担心婷婷真的暗恋花口哨,为试探婷婷,我决定答应和耗子“协同作战”。晚自习时,我和耗子偷偷溜回寝室,开始精心炮制“情书”。我先在一张香水纸上画了一朵鲜艳的玫瑰,然后摩仿花口哨的笔迹写上“其实我爱的是你”,署名是“一个默默爱着你的人”,“人”的后面,耗子又画了一只彩色口哨,——“花口哨”绰号尽人皆知,婷婷一眼便知是谁的信。
 
  信发出后,我整天提心吊胆。第三天,婷婷终于收到了“情书”,我仔细观察婷婷的表情,发现她脸上艳若桃花,时不时地还偷偷傻笑,上体育课时,不是莫名地兴奋,就是站在篮球架下似笑非笑痴痴地望着花口哨,这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表情。耗子拍着我的肩膀问:“怎样,这下相信了吧?”我没好气地说:“相信什么?我没看出什么!”其实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不愿意相信。
 
  耗子见我不见棺材不落泪,为了把我从单相思的苦海中拯救出来,也为了让我对婷婷死心,很快又炮制了一封情书:“晚自习后我在古渡桥头等你!”落款还是那只该死的口哨。这次是让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悄悄塞给婷婷的,耗子给这个小家伙买了一大块巧克力蛋糕。
 
  那天晚上,晚自习还没下,我和耗子提前溜出去,一口气跑到离校约一公里的古渡桥,找个隐蔽处悄悄躲起来。我在心中千呼万唤“婷婷你可不要中计啊”,可我们躲起来还不到一刻钟,婷婷已飘然而至。婷婷先在桥头东张西望了一会,不见“花口哨”,便在桥上来回走动。初春的天气咋暖还寒,冷风一阵阵刮过,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因为心里发冷,我浑身瑟瑟抖个不停,耗子拉起我的胳膊说:“事已至此,抖也没用,走吧!”我机械地跟着耗子走上桥头,耗子像突然见到婷婷似的,惊叫道:“哟,这不是婷婷吗?这么晚跑到这地方来干嘛?是不是约会呀?”婷婷冷不防见了我和耗子,吃惊地愣在那里,吞吞吐吐说了声:“我出来散散心”,然后扭头就跑,后面留下耗子一阵开心的怪笑。
 
  事情到这里本该结束了,我暗恋婷婷,婷婷暗恋的却是花口哨,一张桌子,两处闲愁。可是有天中午,我无意中发现婷婷的抽屉里有一张彩色信纸,落款是“爱你的婷婷”,一种说不清的心理使我强烈希望探个究竟,我像做贼一样,偷偷把这张纸藏在身上,一口气跑到一棵大树底下看起来。
 
  “听到你嘹亮的口哨声,我心里就怦怦乱跳。你矫健的身影让我心动,你成熟的风采让我着迷……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天,我就默默爱上了你。今晚桥头,不见不散!”
 
  这分明是要赤裸裸地当第三者了,我当下气得差点闭过气去,那时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这封情书落到花口哨手里!我拿着这烫手的山芋找耗子商量对策,耗子看过后只是鬼鬼地一笑:“让护士小姐为你报仇!”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下午第一节课刚下,婷婷心神不定地在抽屉里东翻西找,红着脸问我看见一封信没有。我拿出“榆木疙瘩”的劲头,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一问三不知,这时“花口哨”的未婚妻,身穿白褂头戴白帽的护士小姐突然冲进教室,手里拿的正是那封我中午偷偷交给她,此刻婷婷正在寻找的“情书”。婷婷还没反应过来,护士小姐已快步冲到她跟前:“你就是婷婷?你害臊不害臊?你肉麻不肉麻?你是不是琼瑶小说看多了?还是个学生,就这么急着要挖墙脚当第三者?你再这样不要脸,我就撕破你这张妖精脸!”
 
  教室里鸦雀无声,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婷婷脸色苍白,浑身颤栗,哽咽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片刻死一般的沉寂后,婷婷突然撕心裂肺干嚎一声,捂着脸冲去了教室……
 
  婷婷没有再回来,听说是转学了。从此,高三(1)少了一个文静清秀的女孩,从此我少了一个浑身散发着三月草莓清香的同桌。
 
  老实说,对这件事,我心里十分愧疚,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地道,但压抑在心里的愤怒因此找到突破口,心理便平衡了许多。爱之不成,恨之弥深,现在爱也好,恨也罢,都随婷婷的离去烟消云散。耗子说得对,上了大学,好女孩多的是,我终于从对婷婷的单相思中解脱出来,振作精神,对高考发起了最后冲刺。
 
  高考发榜后,我和耗子都如愿以偿,顺利考进了大学。大二那年寒假,耗子突然告诉我说,婷婷已经结婚了,嫁的是她家乡的一个农村小伙子。我说不会吧,她成绩那么好没考上大学?耗子阴沉着脸说:“那年她其实根本就没转学,而是退学了!”
 
  那一刻,我呆若木鸡,心里阵阵作痛,整个身体仿佛一下被彻底掏空。想不到,万万想不到,我那本来极有希望考取大学的高三同桌,我那本该有着锦绣前程的高三同桌,我那一身草莓清香的高三同桌,就因为那封该死的情书,准确地说,就因为我那无知的爱,竟毁在我的手里,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又一年后,我被内心的煎熬折磨得不得安宁,约了耗子去看婷婷。这时的婷婷已是一个有了孩子的农家少妇,面对她那无邪的眼神,我们真的不敢正视,更不敢把真相告诉她。其实告诉了她又能挽回什么呢?留给我的只有无限的悔意和惆怅。
 
  时光似水,永不倒流,我那一身草莓清香的高三同桌,注定要让我忏悔终生。
 
(作者/梦里水乡)    
 
请您发表评论,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本网站留言评论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敬请广大网友予以谅解。谢谢!)
网友名称: *
评论内容:
  友情链接  
当代传媒观察网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作家出版社
国务院新闻办
北京文化出版社
中国当代新闻网博客
中国新闻出版网
中国台湾网
人民日报-中国城市报
中国作家出版社博客
河东吟者-时雨
北京文化出版社博客
军事-米尔网
全球财经中文网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中管院教育科学研究所
中国报道网
香港新闻网
ISBN国际总部
京华时报网
香港政府一站通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用户登录

    主管: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  (登记证号:34707907002)  主办:《当代时报》杂志社  
    我们的理念:弘扬先进文化,关注当代现实;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中国当代新闻网(2010-2019)欢迎转载·欢迎加盟  ◎【京ICP备10042964号】  ◎ 电子信箱:ddsbzzs@163.com790181930@qq.com
  战略
合作:《良知》杂志  《法治观察》杂志  《财经观察》杂志 《母亲》杂志   《铸魂》杂志  《东方诗报》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