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业界论坛 新闻学院 本站公告 招贤纳士 会员查询 证件查询 访客留言 信 访 台  
  业界论坛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部署打击网络谣言
新闻出版总署:“无证记者”不一定是
当代微博将颠覆传统营销
什么是真记者?什么是假记者?什么是
为什么新闻界看上去比法律界团结?
网络新闻发言人 搭建沟通新桥梁
微博客:发现新闻与发布新闻的新途径
中国报业集团化运作模式研究
目睹十年新闻界之怪现状:部级记者与
  联系我们

 

 

   弘扬先进文化,关注当代社会;

 

   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联系信箱:ddsbzzs@163.com

 首页  倾诉家园
两个男人都想登我这艘船
发布时间:2010/5/19
 
 
前夫十年地下情
  
      许亚军是我的前夫,还有三个月零七天,就是我们离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我们分开,是由于另一个女人的出现。
  那个女人叫思蔓,她最初的身份是许亚军的同事,她第一次到我家来时,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我把这个比我姑子小一个月的女孩当妹妹看,和她一起有说有笑还合过影。
  有一天,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最近怎么经常看到你们家那位带着他表妹?就是那个瘦瘦的。我这才开始把他和思蔓联系起来。我向所有认识我们夫妇的人挨个打听,他们只是笑而不答。终于,其中的一个给了我一条线索:你去他的弟媳那里吧,你会明白的。
  我去了。在许亚军弟媳租住的小屋里,我看到了两张并排的床。在一张床的床头柜上,我看到了许亚军和思蔓的合影。我快要晕过去。弟媳说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后来,我在思蔓的床底下的鞋盒子里,找到了她写给许亚军的信。最早的日期,是在十年前。
  对一个女人来说,这不是一份轻率的感情。从那些信里,我也知道了,他们至少有过五六个孩子,可许亚军都没让她生下来。
  他们无名无分地爱着,躲躲闪闪地爱着。对一个女人的残忍,又何尝不是对另一个女人的伤害?那个下午,我为自己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和另一个女人共享同一个
男人的爱而嚎啕大哭。
  我把事情闹到许亚军和思蔓的单位。许亚军的名声臭了,思蔓的工作没了,我的婚姻,当然也没有了。许亚军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聪明的女人,不是你这种做法。那么,聪明的女人会是怎样呢?隐忍吗?
  我敢断言,没有哪一个女人会在这种事情上装聋作哑。

婚姻之战无赢家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他心里,他欠思蔓的情债要大过对我的愧疚?我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长的交往,我是最晚知道的一个?
  在所有人的劝说之下,我把儿子留给了他。从前,一直是我管孩子,衣食住行,学习思想。我全心全意解除许亚军的后顾之忧,他却把时间用来去背叛。那么好,我把所有的责任和义务都还给他。
  我又恢复了单身生活,早晚锻炼,还报名参加了一个外语培训班。我要让许亚军看到,没有他,我能活得更精彩。但是,儿子的眼泪很快浸湿了我尚未痊愈的伤口。
 
      听人说,许亚军终于和思蔓在一起之后,发现她除了年轻一无所有。思蔓天天查他的考勤,偶尔出去打工,也因为没有文凭都做不长。许亚军大思蔓十多岁,所以处处让着她,有时让得很憋屈,但是,这是他自己要死要活的选择。开始的时候,他还忍,时间长了,他无法抑制地发作。至于思蔓,她不希望我和许亚军再有任何的联系,哪怕是因为儿子。只要被她发现,就是一番河东狮吼。
  我只能对儿子说:以后他们再吵,你把你的门关紧,做你的事好了。
  许亚军和思蔓十年地下情终见天日,却一直在围城外徘徊。因为许亚军的妈不让,老太太大骂他儿子是流氓,还把思蔓的被子放在水龙头上淋了个透湿,她说她的孙子只有我这一个妈,她这一辈子也只认我这一个儿媳妇。
  
走不出离婚阴影
  
      我希望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但一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周围男人看你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无论老少。
  离婚一年后,我偷偷到婚介所登了记,希望能找到一个人,走完下半生。婚介所是一个鱼目混珠的地方,在我被男人的真真假假搞得对再婚索然无味时,我见到了黄世峰。
  他一看就是那种老实本分的男人,离婚是咽不下一口气,他前妻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去做生意,全亏了,一向被压制的黄世峰就爆发了。
  我们两个受伤的人决定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一个星期后,我走进了黄世峰的家。他的家在顶楼,屋里像蒸笼一样,电风扇吹的都是热风。客厅里的餐桌上都是灰,一个小女孩没有梳头就坐在地上看电视。我到黄世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帮那个小女孩梳头,她是他的女儿可可。下午,我们就成了好朋友。然后我们三个人一起打扫房间,买菜做饭,出去逛街。
  我喜欢久违了的家的感觉,有男人的汗味,有孩子的欢笑。我一头栽进这场爱情里,无怨无悔。三四个月之后,我才知道,黄世峰当时的月工资只有七百块。

  当一个女人把一个男人当作自己人的时候,就想把他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我说服黄世峰报名参加了本科学习。生活,正朝着我想象的方向发展,除了不能常常见到儿子。
  正当我以为快要走出离婚阴影时,我们的单位突然宣布解散。我的精神寄托垮掉了。一个离了婚的女人,经济上再不能独立,就什么都没有了。黄世峰也没有办法,只知道唉声叹气。为了省钱,我们只得减少见面的次数。

和前夫旧情重燃

  许亚军来找我。他说他来帮我想办法。一个月之后,他帮我找到了一份我梦寐以求的工作,我和他冰释前嫌。
  许亚军向我诉苦,儿子越来越不听话,放学后老呆在网吧,前两天还在他书包里发现了女孩子写给他的小纸条。我们一起商量对策,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心底始终为许亚军留有一席之地。这块地盘,因为共同的孩子,将永远无人取代。在一个风雨之夜,许亚军向我发出亲热的邀请,我没有拒绝。
  事后,我觉得很可耻,这算什么呢?我很烦我自己。

  我无法面对黄世峰,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对不起孩子,大人的世界一团乱,但真正遭罪的是孩子。我从许亚军那里接回儿子,我不能允许我失败的婚姻毁了我的儿子。
但是我无法做到将黄世峰完全地拒之门外,毕竟我们没有矛盾。我们十天半个月也难见一次面。黄世峰急了,逼着我给个准信给他:“我们都已经一年多了,我要和你结婚。”“如果你真想,就等我儿子中考之后吧。”总是给他类似的问答,他来找我就更少了,再后来他就有了别的女人……
  我问黄世峰,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背叛?他说,他早就很烦我像个妈一样管着他,他已经快四十岁了,还让他学习学习,他需要生活,一个稳定的家,一个可以持家的女人!

我究竟该选择谁

  我和黄世峰断了联系,许亚军再来找我的时候,我不再半推半就。我甚至后悔,也许当初我真的应该忍下来。那样,至少我们还是一个完整的家。许亚军说,他妈已经向他发出最后通牒,今年下半年不和我复婚,就不许回家吃年饭了。破镜,还可以重圆吗?
  可可经常给我打电话。小姑娘知道我和她爸爸分手了,她只是找我谈心。“爸爸这段时间经常带我和不同的阿姨一起吃饭。”“我来月经了,阿姨,你能告诉我月经是怎么回事吗?”“每个星期六星期天,爸爸就把我送到
妈妈那里,可是妈妈也交了新男朋友。”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险些做了我女儿的孩子也深陷困局,我很心痛。

  在这种情况下,黄世峰又回头来找我。我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你忘记了那些你一个月的薪水倒贴进去还不够用的日子吗?为了爱情?他已经和别的女人上过床了。为了孩子?那小姑娘又不是你亲生的!”最好的姐们连珠炮一样指出了我的问题。我想不明白,许亚军和黄世峰,这两个伤害我的
男人,我应该选择谁?
  我想起一句歌词: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现在是两个男人这么问我。不论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会有新伤旧痛。如果不选择他们,那么我将继续孤单地漂泊。
 
                                                                                                                                                              ——原载《人民网
请您发表评论,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本网站留言评论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敬请广大网友予以谅解。谢谢!)
网友名称: *
评论内容:
  友情链接  
当代传媒观察网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作家出版社
国务院新闻办
北京文化出版社
中国当代新闻网博客
中国新闻出版网
中国台湾网
人民日报-中国城市报
中国作家出版社博客
河东吟者-时雨
北京文化出版社博客
军事-米尔网
全球财经中文网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中管院教育科学研究所
中国报道网
香港新闻网
ISBN国际总部
京华时报网
香港政府一站通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用户登录

    主管: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  (登记证号:34707907002)  主办:《当代时报》杂志社  
    我们的理念:弘扬先进文化,关注当代现实;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中国当代新闻网(2010-2019)欢迎转载·欢迎加盟  ◎【京ICP备10042964号】  ◎ 电子信箱:ddsbzzs@163.com790181930@qq.com
  战略
合作:《良知》杂志  《法治观察》杂志  《财经观察》杂志 《母亲》杂志   《铸魂》杂志  《东方诗报》杂志
 
    

分享到: